Thursday, November 24, 2022

民國哲學

這是我對中國哲學史一個概括性的理解

  • 先秦諸子 百家爭鳴
  • 兩漢經學 重儒家
  • 魏晉玄學 重道家
  • 隋唐佛學 重佛學
  • 宋代理學 重天理(天)  
  • 明代心學 重心理(人)
  • 清代實學 重經世(地)
  • 民國哲學 重現代化 

民國哲學的三支派

1. 三民主義哲學: 孫中山,蔣中正,戴傳賢,任卓宣,張其昀,吳康,周世輔

  • 從哲學史的發展來看,三民主義哲學是經世濟民的清代實學的現代化發展。(地)
  • 將中國建設成為倫理國,民主國,科學國
  • 這是國民黨的官方哲學

2. 新儒家哲學: 唐君毅,牟宗三,徐復觀,張君勵 ,錢穆

  • 以德國康德與黑格爾理想主義哲學精神,重建儒家心學(人) ,主體性哲學。陸王學派。
  • 道德心,認知心
  • 錢穆主要是發揚朱熹理學,他沒有西方哲學的背景,而純粹就國學的傳統來申述。朱熹學派。

3. 中華士林哲學: 羅光,鄔昆如

  • 以士林哲學精神,重建儒家形上學(天)
  • 道德天,三一神
  • 基督教與儒家都是講"有"的哲學,所以就哲學的相容而言,基督教與儒家比佛教與儒家其實更加相容。佛教與道家是講空與無。儒家重視家庭,佛教卻是出家。

民國哲學是我在台灣的教育背景,我無法認同唯物論,共產主義。

但我認同民國哲學的新儒家哲學,三民主義哲學或中華士林哲學等合乎中華文化傳統的學說,

事實上這三者是相通合流的,天地人三合一。基本上這也是我的哲學路線。這是融合中西哲學的現代中國哲學。

我想讀一些讓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哲學思想,這樣就夠了。不要好高騖遠,最後甚麼都沒有學到。這是一種根基於中華文化傳統的思想,沒有甚麼特別的驚世之說,而只是一種大中至正的道統路線。背後是一種厚重的歷史情懷。我是保守派,我喜歡在大傳統的穩定中求發展。

張君勵是中華民國憲法的起草者,也是康德哲學,德國哲學專家,也是簽署中國文化宣言的新儒家。原來他就是以唯心論批判唯物論,引起科學與玄學論戰的主角。

中華文化是本源,三民主義是中華文化現代化的主義,中華民國憲法是三民主義的法制化的落實。這三者是三位一體的,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發展是為中華文化的傳承保留了一線生機,也是為中國將來的民主化做預備的先鋒。中華文化,三民主義,中華民國憲法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建國精神與命脈,也是中國未來復興的希望。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這也是蔣介石的遺囑。蔣介石以倫理,民主,科學來詮釋三民主義的本質與中華文化復興的內涵。這事實上也是新儒家的主張。

民進黨走的是自由主義的路線,胡適所主張的路線,其實也是一個重要的貢獻。至少自由民主政治的理想落實了。胡適雖是西化派,只是胡適還有整理國故的推動。胡適其實並非完全反傳統,胡適主張“研究問題”“輸入學理”“整理國故”“再造文明”作為新思潮和新文化運動的綱領其實這不也是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的精神嗎? 整理國故與民主,科學的提倡是並行不逆的。胡適對於整理國故重新詮釋中國舊文學,舊哲學,舊史學與建設中國新文學,新哲學,新史學是有貢獻的,對民主,科學的提倡也是有貢獻的。

以目前台灣的發展來看,國民黨的三民主義與民進黨的自由主義其實是處在一種共同競爭的政治生態環境。今天台灣新聞出來,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勝,民進黨大敗。民意如流水。台灣的民意如同鐘擺,常常有趨勢的翻轉。沒有人是永遠的贏家,或是永遠的輸家。所以勝利也不要驕傲,失敗也不要氣餒。民主政治讓所有的政黨一直持續受到民意的鞭策與考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蔣介石是國民黨第一個反共的領袖,一直堅持反共,他對共產黨的本質有深刻的了解。今天國民黨最大的問題是他反獨,但不反共。甚至與中共唱和。特別是深藍統派與中共連成一氣。今日的深藍就是國民黨內的投降派。今天國民黨有兩派,統派與中華民國派。民進黨也是有兩派,獨派與中華民國台灣派。但統派與獨派都是行不通的死路。無論是國民黨中華民國派或是民進黨中華民國台灣派都是主張維持中華民國現狀的中間路線。這也是台灣主流民意的選擇。

中共是一個強勢性的政黨,威權主義的政治,但中共的理論性很強,中共重視哲學理論,西方哲學除了馬克思,他們也很重視黑格爾的研究,因為辯證法。中國哲學他們最推崇氣學,張載與王船山,因為他們認為氣學是唯物論。在改革開放之後,他已經從文革的反智,變成是一個知識性學習性的政黨。他近乎是一種柏拉圖的哲學家皇帝的角色。用馬克思哲學專制統治著中國。無疑地,中國的崛起已經帶來對西方普世價值的挑戰。也對台灣所堅持的中華文化與普世價值的結合構成威脅。"學習強國"構建了一個以馬克思哲學為核心的一個網路圖書館,這相當於是一個宣揚習近平思想的網路大學,這是中共的思想建設的洗腦中心。可惜他的理論說得再怎麼冠冕堂皇,實質上他都還是極權專政。馬列主義是歷史的逆流,終將近入歷史的灰燼。只是我們活在當下,我們並不知這一天甚麼時候才會來到。

最近重讀國父的三民主義的演講,我覺得他的思想其實是為中國的現代化開闢了一個宏偉的藍圖。他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其實是很精闢的。他在國共合作的前提下,對馬克思主義有肯定,也有深刻的批判。他對民生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分析頗有見地。他對中華民國憲政的規劃,也訂下了民主法治的根基。他對中華文化傳統的肯定,更是當時五四反傳統的浪潮不同,中華文化與民主科學絕非相反對立,過了一百年,國父三民主義的先知卓見是經得起歷史的考驗的。

我的精力有限,中國哲學也許我只能讀到朱熹,王陽明,西洋哲學也許我只能讀到士林哲學,康德。行有餘力,王船山,黑格爾,我也希望能讀一些,這樣才能對中西的近代哲學有所掌握。若能客觀理解這幾位大哲,我對哲學的理解才能上一個台階,也才有能力去做進一步的整合。哲學思考是有門檻的,先要能入,才能出。沒有基礎功,是談不上思維發展的。






No comments: